“用内容串联各个业务板块”,英众文化力图打造电竞行业的爆款 | 创公司

摘要: 电竞领域的内容公司

10-29 20:35 首页 三声


“现在的电竞行业就像前几年的喜剧行业”,电竞市场需要能真正打破圈层、并承载电竞文化的内容爆款。


作者 | 王雪琦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272家创公司


“与其通过把一个泛电竞用户变成硬核用户来留住他们,还不如直接用他们所习惯接受的内容留住他们。”英众文化创始人徐鲤谈及公司的内容战略时如此说道。

 

徐鲤


成立于2015年的英众文化是一家以央视团队为班底的电竞内容制作公司,创始人徐鲤曾经在《电子竞技世界》、《天下足球》中担任制作人。在《电子竞技世界》的年代,电竞产业的春天还没有来临,十多年后,当电竞产业终于开始崛起,徐鲤决定重返电竞行业。

 

现阶段,英众文化的业务主要以赛事承办和电竞相关节目的承制为主。与此同时,英众也开始积极制作自主品牌效应更强的电竞内容,如横跨星座与电竞两个领域、得到星座头部IP 同道大叔授权的《电竞星知道》;再如深挖电竞粉丝文化的“瓜皮工作室”系列节目。徐鲤认为,深耕电竞内容意味着要跳出具体游戏或者赛事的框架, 为泛电竞受众制作更加轻度的内容,构建能承载电竞文化的内容体系。

 

此外,英众文化涉足以解说为核心的电竞教育领域。徐鲤认为,电竞解说是目前电竞经纪的价值洼地,解说比选手拥有更好的表达能力,造星可操作性更大。而电竞教育则能帮助英众从源头打造带有自己品牌标签的解说,借助跟厂商之间的良好关系,培训中的佼佼者还会获得后续的资源倾斜,“彻底完成素人造星”的过程。

 

2016年11月,英众文化获得了由小米和南山资本领投的千万级人民币的 A 轮融资。

用内容打通电竞业务



制作电竞内容对徐鲤来说并不是一件陌生的事。

 

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是央视体育频道《电子竞技世界》的核心制作人员。但在2003年,电竞既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也没有足够的社会认可。一纸《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就让这档领过度领先于时代的节目草草收场。

 

离开央视后,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录音艺术系的徐鲤创办了喜糖音乐,为热门网游《天龙八部》制作了游戏配乐,并借此获得了2008年ChinaJoy金翎奖年度先锋游戏音乐人大奖。

 

成立于2015年4月的英众文化是徐鲤的第二次创业。


“我一直是一个兴趣驱动的人,我希望能够把在最早期的电竞,在足球,包括在音乐上的成功经验,能够带入到这个新兴的产业中。”徐鲤说。


电竞行业呈现出一种既集中又割据的竞争格局,上游的大厂垄断着游戏和赛事资源,下游的视频网站和内容发布平台掌握着直面用户的渠道,两者各有阵地,而中游则拥堵着大量的电竞公司。


“用内容串联各个业务板块”是英众文化用来突出重围的战略。目前,英众的团队共有50多人,主要分成2大版块,负责生产赛事及节目内容的内容部,和负责市场推广、演艺经纪的电竞娱乐事业部。此外,英众旗下还有王者荣耀和FIFA OL 3的电竞战队。


谈及公司业务的多样化,徐鲤表示,“如果我们把关注点放在内容,这些业务就都打通了,比如解说、主播和战队就是一种内容源头,他们可以作为嘉宾参加我们的节目。”

 

当围绕赛事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内容作为蓝海引来了很多从业者的关注。但电竞内容也有天然的门槛,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电竞内容大多以硬核玩家和电竞爱好者为受众,对游戏了解不足的人很难充分体会其中的乐趣。

 

对于徐鲤认为,泛电竞内容领域的供需不平衡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徐鲤曾经参与过《天下足球》的节目制作,在他看来这款央视体育知名度最高的节目在过去十几年间最重要的价值是培养了五大联赛的忠实球迷,以及基于此的球迷文化,“天足体”甚至在非球迷群体中也颇具影响力。

 

而电竞领域恰恰缺乏这样的内容。

 

“仅依靠比赛很难塑造球迷文化,我们希望英雄联盟这个赛事体系也能有类似《天下足球》的载体,一方面进行一些故事化的梳理,另一方面配合赛事做一些气氛渲染和归纳总结。”徐鲤说。

 

基于这个想法,应运而生了《天下英雄》这档节目,既有服务重度用户的深度内容,也有适合泛电竞人群的轻度内容。《天下英雄》作为腾讯官方的赛事内容节目群,即拥有官方背书,又坐拥英雄联盟的官方资源。节目的策略是以核心人群为基础打造社群文化的同时,为更广大的受众制作各种不同层次的电竞内容,以扩大品牌的内容影响力。英众正在策划一档电竞百科类的轻度节目,详细解释一些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电竞用语,比如“猥琐”“flag”“奶”这样的词,找出电竞与主流文化的相交点,让更多用户可以找到电竞的入口。

抓住市场空缺,出击电竞教育



电竞教育是英众今年重点打造的业务板块。“我要说电竞”是英众跟众多高校合作打造的电竞解说培养项目。在高校中招募对电竞解说感兴趣的学生,由电竞解说、播音主持专业的教师进行授课。

 

电竞产业迅速崛起之后,电竞教育已经变成兵家必争之地,但大部分公司都选择从价值最密集的选手培训切入。对此,徐鲤解释到,退役选手虽然是最重要的明星来源,但战队和选手的核心圈子在上海,北京公司多少有些“力所不及”。同时,选手的经纪化运作不确定性太高。“成为电竞明星对表达能力的更高,所以很多选手在退役后无法顺利走到台前。”而以表达能力见长的解说,则更容易走到台前。“黄健翔、段暄、王涛这些中央五台走出来的解说,现在都有很高的商业价值。”

 

“我要说电竞”的培训是10天的封闭课程,采用50人左右的小班教学模式。除了作为长远的人才储备计划,电竞教育业务也成为了继赛事运营和节目承制后,给英众带来营收的重要业务。

 

电竞市场这两年的蓬勃发展让很多从业者终于感到了扬眉吐气,但徐鲤认为,真正的爆点还没有到来。徐鲤喜欢把现在的电竞市场跟前两年的喜剧市场对比,“2007、2008年的时候,市场上有德云社、有周立波,大家似乎都赚到了钱,但喜剧还是个小圈子,直到有一天出现《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这样的社会级娱乐时,整个喜剧行业才被打通。”而电竞市场还需要能真正打破圈层、并承载电竞文化的内容爆款。

 

不过在徐鲤看来,这一天并不远了。“电竞已经成为青年文化的代表,我读大学的时候,在操场上踢足球是大家最主要的社交方式,足球是我们的社交载体。而电竞就是这个时代的社交和交流方式,未来会成为这一代人的文化符号。”徐鲤说。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郭敬明 | 一下科技 | 抖音 王者荣耀 有妖气 女团 网剧《毛骗》智能音箱 杨洋 | 战狼  | 豆瓣 | 视频社交 | 悟空传 | B站  | 迷你KTV | 快看漫画 | 欢瑞世纪 | 跑男 | 漫威 | 三次元咖啡馆 |  嘻哈 | 西部世界 | 腾讯影业 




首页 - 三声 的更多文章: